黄金棋牌

       1953年,新中国开始布局第一个五年计划,确立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建设方向。兰州作为全国重点开展工业建设的八大城市之一,一举拿下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中的6个。从此,兰州与共和国的工业命脉结缘。 

       1958年,在“支援大西北”的号召之下,为支持国家石化建设,原中國科學院石油研究所润滑研究室由大连西迁兰州,并组建中國科學院石油研究所兰州分所润滑剂研究室(1958年)及后来的固体润滑与固体润滑作用研究室(1962年)。这就是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固體潤滑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前身(下文簡稱“潤滑實驗室”),迄今已有六十余年的曆史。

       六十多年来,润滑实验室的科研工作者坚守奋斗、薪火继传、不断探索,秉承“国家需求与学术追求相统一”的实验室价值观,发扬“前沿引领、务实合作、创新奉献”的润滑精神,谱写了中国固体润滑研究事业的宏伟篇章。

他們的努力讓《東方紅》得以響徹宇宙 

       1958年,100多位科研工作者从海滨城市大连西迁兰州。

       他们来到中科院兰州分院,从此扎根金城,为国家建设和西部科教事业奉献青春年华。在这批西迁来兰的科学家中,就包括陳紹澧先生,潤滑實驗室的創始人之一,著名潤滑材料學專家,也是我國固體潤滑學科的開創者。

       陈绍澧原本是个地道的南方人,1925年出生于广东东莞。1948年从燕京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1950年在美国依阿华州大学化工系获得理学硕士,随后怀着“科学救国”的梦想,回到了祖国怀抱,投身于新中国的科学研究事业。陈绍澧一回国,就开展了润滑油脂微结构、胶体稳定性和化学性能的研究,提出了许多新概念、新观点。1957年陳紹澧出版的《潤滑脂》一書,是我國第一部與潤滑脂相關的專業著作,1962年,他又開創了中國摩擦學的新學科。

       和陈绍澧一同来到兰州的还有一位年轻人,叫党鸿辛。

       比陈绍澧小4岁的党鸿辛也是一个南方人,1929年出生于广西省北流市隆盛镇的一个乡村医生家庭。1949年,年仅20岁的党鸿辛考上了广西大学化学工程系,后因院系调整,被调入广州华南工学院(今华南理工大学)。1953年9月,由于国家急需人才,党鸿辛提前一年毕业,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工业化学研究所(今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润滑油室工作。从此,这个年轻人与中国的摩擦学结缘。

       在祖国的召唤下,陈绍澧、党鸿辛等人积极开展研究工作。

       作为学科带头人,陈绍澧非常前瞻地向所里提出开展固体润滑研究的建议,這爲後來“兩彈一星”潤滑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陈绍澧亲自动手搭建设备,创造研究条件。1962年,在陈绍澧的积极筹划和组织下,第一次全国摩擦磨损与润滑研究工作报告会在兰州召开。来自全国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厂矿企业等69个单位的167位科研和技术人员参加了这次大会。在摩擦学初创阶段,陈绍澧先生组织的这次学术会议及出版的論文集,对宣传和推动摩擦学在我国的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同一年,七机部向中國科學院提出解决液氧条件下润滑问题的任务。这正是陈绍澧、党鸿辛等人梦寐以求的课题,也是实验室接受的第一个固体润滑研究任务。液氧遇还原性物质易爆炸,于是科学家们在实验室科研大楼外的空地处搭建了临时模拟条件下的固体润滑试验房。在陳紹澧、黨鴻辛的帶領下,液氧條件下的潤滑難題獲得重大突破。在這項任務完成以後,強酸介質條件下、超高真空條件下、超低溫條件下的潤滑等一系列與“兩彈一星”潤滑有關的科研任務接踵而至。

       1967年,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的研發進入關鍵階段。

       然而,卫星天线的导电润滑问题成为人造卫星天线系统的难题。如果不能解决,卫星天线伸缩机构在真空条件下就会粘连在一起,将直接影响卫星的正常工作。为了解决100℃至-100℃真空下超短波天线的导电润滑难题,党鸿辛带领团队到北京科学仪器厂边研究边改进。历经艰辛,他和团队成员成功研制出一种新型固体润滑膜,解决了卫星发射信号传递的关键问题。

       1970年4月24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东方红》的旋律响彻宇宙。

       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实验室听从祖国召唤、科技报国的一个历史性的标志事件,迄今仍在實驗室“光榮榜”的最前端。而在這一時期,除了陳紹澧和黨鴻辛,還有于永忠、付六喬、金道森、範煜等科學家,他們用開荒拓疆、敢爲人先的精神,爲共和國的科技事業貢獻青春智慧,成爲新中國科學家中國夢的早期追夢者和實踐者。

历经浩劫 共谱佳话 

       1997年冬季,兰州化物所一间会议室里喜气洋洋。

       这一天的兰州,天空灰蒙,窗外光秃的树桠在寒风中摇摆,空气中的浮尘仿佛都清晰可见,这是西北冬季常有的景象。但在兰州化物所的这间办公室里却洋溢着欢快热烈的情绪。润滑实验室的党鸿辛和薛群基在这一年分别当选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这在兰州化物所的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佳话。

       1942年,薛群基出生于山東沂南。1965年山東大學化學系畢業後,考入蘭州化物所攻讀研究生,師從陳紹澧先生。1967年碩士畢業至今,一直在蘭州化物所工作,是我國材料化學和摩擦化學領域的主要學術帶頭人之一。

       作为实验室的领导者和杰出代表者,党鸿辛和薛群基经历了润滑实验室鲜为人知却又波澜壮阔的历史。

       上世纪60年代末,润滑实验室的隶属关系发生数次变动。先是在1968年由国防科委接管,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研究院。后又交由中科院管理。这一时期,面向国家“上天入海”的科研需求,党鸿辛带领实验室成功研制了数十种性能各异的特种润滑材料、润滑脂、润滑涂层等。潤滑實驗室參與了一系列在當時不被人知的高精尖軍工項目:“實踐一號”“實踐二號”“尖兵一號”“兩彈一星”…… 

       然而,突如其来的“文革”,及其造成的十年浩劫,使实验室的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破坏。党鸿辛在这个最困难的期间,领导实验室的工作,并坚持了下来。

       1975年,历经动荡后的研究所恢复固体润滑实验室,党鸿辛迎难而上,担任实验室主任。在他的领导下,固体润滑学科建设和润滑材料应用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绩,尤其在薛群基、欧阳锦林、张绪寿、徐锦芬、黄春祥、赵家政等一大批科学家的坚守和探索下,实验室为解决我国高技术领域重点型号建设中的特殊润滑难题做出了杰出贡献。润滑实验室也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时期。

       1987年8月,在中科院批准下,“固體潤滑開放研究實驗室”在蘭州正式成立,薛群基擔任實驗室主任。

       薛群基回憶起實驗室起步的那些日子時說:“剛籌建的時候,實驗室只有12個人,申請到了7間房子,每間房子的面積只有19到20平方米。算上各種顯微鏡,我們一共只有50台設備。”

       盡管條件艱苦,但薛群基很癡迷于自己的工作。在他的領導下,實驗室在聚合物摩擦學、陶瓷摩擦與潤滑、納米材料和摩擦學、添加劑摩擦化學和新型潤滑材料的設計與制備等方面,都具有較高的學術水平,在促進空間潤滑材料、超低溫齒輪潤滑材料、海洋環境用特種潤滑與防汙降噪塗層等方面做出了大量研究成果,爲航天、航空等國家重點工程領域研制提供了20余種關鍵潤滑材料或潤滑技術,使我國在該領域的研究和應用跻身于國際先進行列。

       薛群基本人也在这个过程中取得累累硕果。2009年,薛群基获(中国)摩擦学最高成就奖。2011年,薛群基又荣获国际摩擦学领域最高奖“摩擦学金奖”,这是该奖项自1972年设立以来第一次授予中国科学家。英国机械工程学会在颁奖词中对薛群基院士的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薛群基院士是40年来世界上最杰出和最具影响力的摩擦学家之一。

       他創建並領導了中國固體潤滑國家重點實驗室,這個實驗室現已成長爲中國最大和最出色的摩擦學研究團隊之一,爲中國的經濟建設,特別是在降低成本、能源消耗、摩擦和磨損、提高工業設備的可靠性以及在空間領域應用的出色研究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

       从党鸿辛到薛群基,润滑实验室的科学家始终坚守共和国的科技阵地和科技事业,无论是困难时期还是建设岁月,他们始终牢记使命,坚守本职,为润滑实验室打开了承前启后的新画卷。

      “需要什麽,我們就做什麽”

       2008年9月27日,“神舟七號”航天員出艙時的一個細節引人注目。

       航天员翟志刚进行出舱太空行走任务,在完全暴露的外太空环境下,进行了两项任务:一是展开一面中国国旗,二是从飞船外收回一个“小方盒”。当时有很多人疑惑,值得宇航员冒这么大风险收回的“小方盒”到底是什么?

       其实,这个“小方盒”是安装在“神舟七号”载人飞船舱外的一个润滑材料试验装置。这个装置由一个样品台和一个底座组成。在样品台上布满一组不同颜色的小格子。这些小格子里存放的就是开展“神舟飞船应用系统固体润滑材料空间试验”的样品,主要用于开展低地球轨道环境,如原子氧、紫外辐射等对固体润滑材料结构和性能影响以及失效破坏机制的研究,为未来长期留轨运行的航天器可靠工作,研发新一代高可靠性、长寿命空间固体润滑材料与润滑技术提供理论与技术支持。
       这也是我國第一次開展固體潤滑材料的外太空暴露試驗。而这个实验项目的负责人,就是薛群基的学生、时任固体润滑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的刘维民研究員。

       刘维民1962年生于山东莱西,1984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化学系,1990年在兰州化物所获得理学博士学位,之后进入固体润滑开放研究实验室,从事润滑材料及摩擦化学等研究工作。2000年,经国家科技部批准建设固体润滑国家重点实验室,刘维民成为润滑实验室进入“国家重点队”的第一任负责人。

       作为润滑实验室的掌门人,刘维民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国家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从研究生到院士,从研究尼龙到研究航天润滑剂,刘维民始终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与追求,为我国润滑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把論文写在了祖国的大地上。

       在刘维民的推动下,润滑实验室继续发挥其在航天航空润滑、材料磨损及合成润滑材料、摩擦化学等方面的研究优势。组织建立了空间润滑研究平台,揭示了空间润滑材料的作用机制,通过结构设计和组分调控发展出了多个系列空间润滑材料,并直接应用于我国的航天工程。实验室系统阐述了润滑剂作用的摩擦化学和摩擦物理机理,设计出低摩擦、抗磨损、高承载的多个种类的合成润滑油脂及添加剂,用于装备制造工业。

       此外,他还与实验室同仁共同努力,研制出了“多品种小批量”4大类(固体润滑、液体润滑、复合润滑材料、润滑脂)数十种高性能润滑材料。这些研究成果广泛应用在深空、深海、极地、航空航天等各个领域。

       刘维民在这个过程中也收获了个人的成长与进步。2004年,他参与完成的“航空用特种润滑和密封材料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2006年,他主持完成的“先进润滑材料制备与性能”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13年,他主持完成的“空间长寿命润滑材料及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15年,他参与完成的“工程材料表面润湿与调控”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04年,他获得中国青年科技奖;2008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0年,获得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2017年获得(中国)摩擦学最高成就奖。2013年,刘维民当选中國科學院院士;2016年,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如果说,以陈绍澧、党鸿辛、薛群基为代表的科学家建立了润滑学科,并开启了润滑材料技术的转化利用,那么以刘维民为代表的研究者则拓展了润滑的学科领域和成果转化。以刘维民为代表的润滑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始终以满足国家需要为己任,从航天军事到深海远洋,从装备制造到民用科技,开创了润滑实验室军民融合、上天入海、服务社会的新征程,并把润滑实验室的接力棒传给了下一代。

在生活中尋找創新靈感

       2017年10月25日,北京釣魚台國賓館。

       兰州化物所周峰研究員获得“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创新奖青年创新奖”。这是继薛群基院士、刘维民院士之后,兰州化物所第3位获此殊荣的科学家。一年前,周峰牵头完成的“工程材料表面的润湿及其调控”获得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当时只有39歲的周峰成爲該獎項最年輕的第一完成人。

       周峰是山东郓城人,2004年毕业于兰州化物所并获得博士学位。他在博士阶段的导师正是刘维民院士。在年轻的科研工作者群体里,周峰一向以奇思妙想,善于從生活中尋找創新靈感而著稱。

       生活中的周峰经常会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包粽子的粽叶,除了芳香的味道,还有什么其它作用吗?为什么荷叶表面的水珠能自由滚动?为什么人体的关节灵活自如……

       有一次,周峰从喝茶中得到灵感,为什么喝茶后嘴里会觉得苦涩?深入研究之后,他发现这是个有趣的润滑问题:苦涩感并不是一种基本的味觉,而是因为舌头唾液润滑作用的消失。唾液中的粘蛋白与饮料中的多酚类化合物(例如单宁酸)由于氢键、亲疏水相互作用发生反应,从唾液中沉淀出来,造成了舌头表面的摩擦力增大,于是就产生所谓的“苦涩感”。

       这个“重大发现”会有什么价值呢?

       周峰他们利用这个原理发明了一种可以随意抓鱼的“捕鱼神器”——在生活中,鲶鱼、泥鳅等鱼类由于表面黏滑不易抓取,鱼类身体表面的湿滑物质实际上也是一种粘蛋白——通过合理的工程与材料学设计,让手套拥有释放单宁酸的涂层,戴上它抓鱼,丹宁酸与鱼体表面的蛋白发生作用,摩擦力迅速增大,鱼体表面的润滑层被破坏,所以,抓取鱼类就变得很容易。這樣的一個設想當然不是捕魚神器那麽簡單,一旦運用到水下黏附和密封方面,那就是真正的“重大發明”了。

       和老一輩的科學家一樣,周峰的科研工作始終以滿足國家需求爲目標。他多次強調,“從實驗室創立之初,我們的前輩爲了國家重大需求,紮根西部,求真務實。現在,我們的目標沒有變”。不過,和前輩相比,他的研究在服務社會方面的作用更加明顯。

       周峰长期从事软物质界面与材料、减阻降噪、仿生润滑、海洋防污等研究工作,在科学上,他提出了“濕滑”研究的科學概念,激發了人們對潤滑這一概念的重新認識,系統闡釋了潤濕和潤滑的關系規律,提出了多種界面摩擦調控的原理方法;提出利用超分子組裝發展新型自約束液體潤滑材料的新理念;在材料表面結構和化學改性方面開展了創新性系統研究,利用表面化學結構和組分的協同作用,研制發展了十多種具有防腐減阻、減阻防汙功能的仿生塗層材料,研制了系列潤滑添加劑和生物潤滑材料;相關技術服務于多家企業,並且在國際上産生了重要影響。

       和前辈一样,年轻的周峰早已荣誉满身。在他办公室里有一堵墙的文件柜,其中摆满了各种獲獎证书和奖杯。然而在他眼里,这些荣誉都已成为过去。当他于2018年10月25日接到固体润滑国家重点实验室新一任主任的任命通知时,他深刻地认识到,接过前辈的接力棒,自己有责任把中国固体润滑研究事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周峰說,想起科研,就像想起祖國、想起家鄉、想起愛人、想起孩子那樣,從來沒有想過要換一個來取代它,哪怕它有時不夠完美,有時不盡如人意。但是早已成爲生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可分割,無可替代…… 

       這樣的科研情懷,恰恰是對潤滑實驗室科學精神的最好總結,更是實驗室幾代科學家薪火繼傳的一條文化根脈。

       西迁兰州、开创学科、三线建设、西部开发。

       两弹一星、上天入海、谋福地方、服务国家。

       学科细化、突出应用、领秀国际、独树一帜。

       艰难磨砺、玉汝于成、国之重器、继往开来。

       润滑实验室的六十余年是披荆斩棘的六十余年,也是润物无声的六十余年。

       实验室用六十余年的风雨历程践行了——“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的中科院办院方针。

       实验室用六十余年的风雨历程完成了——国家对重点实验室组织高水平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聚集和培养优秀科学家、开展高层次学术交流的总体要求,实验室在国家组织的重点实验室评估中先后5次获得优秀。

       六十余年里,实验室的科技创新能力大幅提升,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创新队伍建设持续优化,物质技术基础显著增强,国际合作日渐增多……

       六十余年的征程,几代人的坚守与创新。未来的润滑实验室必将薪火相传,不忘初心,在新时代里继续建功立业,科技报国,续写更加灿烂的辉煌篇章。

未经中國科學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